长海船务静候VLOC市场出现更好时机

2014-12-24 16:33:13
来源: 贸易风 编辑: 国际船舶网 我有话要说

\

桂四海于24年前离开中远创办长海船务,自那时起这家公司从未停下过发展的脚步。

在香港所有由中资控股的船东公司中,长海船务(Ocean Longevity)属于让媒体觉得比较容易打交道的那种,这可能跟它有“故事”可说有一定关系。

对于籍贯安徽的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桂四海(Kwai Sze Hoi)而言,他的职业生涯或许早在家里给他取名字时就已注定。1982 年,他被中远从北京派往香港工作。1990 年,他毅然辞去副总经理和租赁业务负责人的职务,创办起自己的船务公司。自那时起,这家公司就一直处于稳步发展之中。

1994年,桂买下了第一艘属于自己的船—尽管它只是艘船龄达 16 年,规模为 3.7 万吨级的灵便型散货船(船型 船厂 买卖)。大概在此后的 1 年时间里,他又陆续买入数艘巴拿马型船和 1 艘更旧的灵便型船。

“他当时赤手空拳,既没有资金也没有关系,”助理总裁林嗣圣(Shane Lam)称。林是一位在加拿大接受教育的香港人,他拥有从事船舶经纪的背景,并于 1995 年加入桂的团队。

结果到了翌年,公司已开出第一份新造船订单。

2003 年,长海涉足海岬型船领域;2005 年,它从上海外高桥船厂(位置 评论 新闻)购入 1 艘转售船,这也是它旗下首艘中国造的新船。

至于现在,它最常出现的新闻都跟进军超大矿砂船(船型 船厂 买卖)(VLOC)领域有关。与此同时,旗下 50 名岸上员工正从香港最高的国际金融中心二期大厦,俯瞰维多利亚港的旖旎风光。

Brockman 的最大股东

如今的长海船务连同关联企业—香港远航集团(Ocean Line Holdings),是在香港和澳大利亚两地上市的布莱克万矿业(Brockman Mining)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 23%。后者最近因为与 Fortescue Metals Group(FMG)之间就 FMG 所造铁路的使用权产生法律纠纷,而成为报章头条。

布莱克万的办公室就在长海的楼上,桂四海本人也是该公司的董事长。《贸易风》前去采访当日,他正在与一名老朋友会面,那就是来自纽约的海岬型船东—福贸航运(Foremost Maritime)的 Angela Chao。

“现在我们的业务一半在水上,一半在岸上,”桂向《贸易风》介绍说。

除在布莱克万拥有的股权外,他的岸上业务还包括在安徽开设的酒店、内地那些与航运无关的物业、与天津港合资的 4个干散货码头(总投资为 100亿人民币)、安徽省境内的长江杂货码头,以及与一家天津地方公司合办的海员招募中心。不过,与广东龙穴共同创建的一家修船厂现已停业。

随着桂四海在创业过程中逐步壮大公司的拥船规模,他所关注的业务重点也在发生改变。现在他对旗下最大型船舶的前景最为乐观。

目前他的船队共有 29 艘船,其中包括即将于本月底由大岛造船(Oshima Shipbuilding)交付的 1 艘灵便型船、以及2 艘正在青岛北海船厂建造的 25 万吨级超大矿砂船。也就是说,长海旗下共将有 10 艘灵便型船、2 艘超大灵便型船、3 艘巴拿马型船、2 艘超巴拿马型船、6 艘海岬型船和 6 艘超大矿砂船。

大多数的灵便型船均为二手船,但从 1990 年代末开始,公司在中国和日本船厂订造的新船总数已达大约 20 艘。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清单中并未列入在熔盛重工(位置 评论 新闻 招聘 股票)订造的 6艘超大矿砂船,对此桂坦率承认,已不指望这批船还能造得出来。

“那份订单已经没指望了,我觉得,”他说。“目前熔盛的处境非常艰难,因为他们在融资方面遇到了很大的难题,找不到银行给他们签预付款保函。”

国际船舶网招聘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