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油旗下两上市公司换帅

2016-12-21 08:53:0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 国际船舶网 我有话要说

12月16日,中海油服(股票)发布公告,董事长刘健因工作变动原因辞去中海油服董事长、非执行董事职务;另选举吕波为中海油服董事长。

此前的11月23日,刘健向海油工程(股票)董事会递交辞职报告,因工作安排,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及担任的董事会专门委员会相关职务。同时,海油工程选举吕波为新任董事长,同意增补吕波为公司第五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和提名委员会委员,并担任战略委员会召集人。

刘健是中海油总公司的总经理,是中海油董事长杨华后的“第二把手”,而吕波只是中海油副总经理,“但是刘健已经58岁,即将退休;而吕波还年轻,只有54岁,因此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将中海油旗下两个上市公司董事长都给了吕波,意味着吕波将挑起更重的担子”,那位石油央企高层表示。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向多名中海油内部人士求证,他们都默认这一安排。

但刘健的负担并不轻松——2016年中海油中报称,其上半年的亏损达到77亿之多。

“卸任海油工程与中海油服董事长后,刘健更需要集中精力扭转中海油的经营压力。”那位石油央企高层说。

吕波上位

吕波生于1962年11月,硕士学位。他曾是中组部经济科技干部局处长,2002年后加入中海油,2010年4月任中海油副总经理、党组成员,2012年12月,他兼任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根据中海油官网,吕波排在中海油董事长杨华、总经理刘健和副总经理的武广齐、李辉之后第五位,主要负责中海油能源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海油发展).

此次刘健的让贤,让吕波将成为中海油服、海油工程两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和一个拟上市的海油发展的董事长,掌控着中海油近半的上市公司。

目前,中海油有巨大的亏损,正是吕波一展能力的时候。

8月24日中海油公布中报称,公司油气销售收入为人民币550.8亿元,同比下降28.5%,净亏损为人民币77.4亿元;此后三季报称,为了弥补上半年的亏损,削减了全年资本支出,公司资本开支约人民币116.7亿元,同比下降20.9%。

因此,必须有一个年轻领军的核心,带领大家奋斗,而杨华——吕波将极可能成为新一届中海油的核心。

“他(吕波)是中国矿业大学企业本科毕业,此后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是一个对石油专业和管理都很精通的领导。”一位中海油总部人士表示。

今年7月,证监会网站上挂出了海油发展招股说明书,拟筹资31亿元用于数个项目建设及偿还借款及银行贷款,这也是中海油第七个上市公司了。

而中海油更是将改革的重担放到了海能发下属的中海油安全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安技服”)。安技服在进行员工持股改革、招聘职业经理人后又放出了混改的大招,出让10%的股份谋求8000多万的投资。

卓创资讯分析师高健表示,石油央企剥离旗下资产独立上市是目前的一个趋势。“一方面可以减轻母公司的经营压力,另一方面旗下各板块独立上市运行也有利于提升各自板块的运营效率。”

目前,这两个募资项目尚在进行中。

LNG是最大的希望

刘健虽然将两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给了吕波,但是他的负担并不轻松,其中尼克森的噩梦是最重要的原因。

国土资源部油气战略研究中心处长潘继平表示,中海油尼克森大部分非常规油气项目现在已经进入暂缓或半停业状态。而2015年3月,中海油尼克森已经宣布裁员400人,占其3000多名现有员工的13%。

这些都让中海油领导不得不想办法集中精力扭转中海油的经营压力,但是目前还没有公开中海油具体举措。

那位石油央企高层表示,进口LNG将是中海油的一个很重要方面。

中国《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预测:“2020年我国天然气消费量在一次能源消费总量的比例要达到10%以上。”

一位跨国石油企业驻华高层表示,美国页岩油将对全球天然气市场有巨大的变化,远东天然气市场的价格将由过去的油价决定变成由天然气决定,而中海油是中国最大的LNG进口国,从上海至华南,中海油就有很多LNG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因此中海油希望通过中国液化天然气市场的霸主地位,让中海油重生。

8月22日,中国首个LNG接收站中海石油气电集团广东大鹏接收站迎来一艘特殊货轮——来自美国萨宾帕斯LNG(Sabine Pass LNG)的货轮。这是美国政府放开天然气出口禁令后出口到亚洲的第一船LNG。萨宾帕斯LNG是首个获得美国政府出口许可的LNG终端,原料天然气来自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非常规天然气。

美国自页岩气革命后,其天然气就严重过剩,天然气价格最低时2美元/百万英国热单位,因此中国企业一直希望进口美国LNG,但是因为各方面原因,此前一直没有成功。

据彭博社纽约报道,该货轮是全球第一艘通过经禁航进行扩建后的巴拿马运河的LNG货轮。巴拿马运河扩建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LNG贸易。以美国为例,美国LNG出口项目通过大西洋和印度洋到东京的航程约15000海里,而通过运河可以减少6000海里,以18节平均航速计算,可节省13天左右,这将可能使美国LNG出口项目更具竞争力。

“中海油希望通过美国LNG的低价,平衡过去进口的高价LNG,以平衡其进口LNG价格高的问题,这也是杨华最希望看到的结果。”那位跨国石油企业驻华高层说。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