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跌宕起伏海工装备市场何去何从?

2016-12-19 08:08:43
来源:中国船舶报 编辑: 国际船舶网 我有话要说

由于陆域可利用资源日益枯竭,未来世界油气开发的目光将瞄向广阔海洋,进一步刺激海洋工程装备不断向前发展。高油价时代,加快了深远海地区的油气勘探开发速度,超深水钻井船(船型 船厂 买卖)、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FPSO)、冰区作业等装备成为市场成交主力。但自从2014年下半年以来,随着油价断崖式下跌并长期低位徘徊,前期释放的大量装备面临过剩危机,海工主流装备市场陷入困境。因此,如何在困境中寻找春天,是目前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主流油气开发装备市场难有起色

主流油气资源开发装备主要指进行海洋油气钻采的大型装备,包括自升式钻井平台(船型 船厂 买卖)、半潜式钻井平台、钻井船等钻井装备以及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装置(FPSO)、张力腿式钻井平台(TLP)等生产装备。主流油气资源开发装备受油价下跌的影响最为直接。

2016年1~10月,全球累计成交海洋工程装备订单金额为39亿美元,同比减少68%,合计66座/艘,同比减少67%。全球海工接单金额和数量均创下历史新低。其中,就钻井装备而言,尽管俄罗斯Krasnye Barrikady船厂获得了伊朗造船海洋工业公司一份价值10亿美元的钻井平台订单,在一定程度上拉升了全球钻井装备的成交金额,但市场并不是推动这份订单成交的主要因素,钻井装备市场依旧不景气。

截至2016年10月,全球钻井装备利用率只有68%,其中浮动式钻井装备(指半潜式钻井平台和钻井船)和自升式钻井平台两类装备分别过剩74座/艘和154座/艘。目前两型装备平均日租金分别下降至13.9万美元/日和7.9万美元/日,与2015年同期相比分别下降了31%和14%。

虽然相较于钻井装备,以FPSO为代表的生产装备对于市场的反应相对迟缓,但全球原油价格的大幅下跌以及复苏前景的不乐观,均导致了油气开采商重新评估或推迟海上油气田开发项目。近几年,平均每年只有4~5个开发项目实施,还有大部分项目会采用FPSO维修重置和固定式平台的方式进行生产,导致对于浮式生产装备的需求也大幅下降。

总的来说,海洋油气开发主流装备市场在短时期内并不会有太大起色,尤其是钻井装备领域,目前运营市场过剩问题严重,加上船厂还有165座钻井平台等待交付。因此,即使油价逐步回升,一些推迟的油气开发项目重新上马,钻井装备市场仍然需要较长时间的恢复期。

海工船市场亮点频频

和主流油气开发装备市场的情况一样,大部分种类的海工船市场仍然困难重重,尤其是与海洋油气开发紧密相关的平台供应船(船型 船厂 买卖)和三用工作船(船型 船厂 买卖)等油气开发服务船舶,呈现了日费率与订单量齐跌的态势。2016年10月,80吨系柱拉力三用工作船(船型 船厂 买卖)日费率为5050美元/日,4000载重吨平台供应船(船型 船厂 买卖)日费率为11800美元/日,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近三分之一,与2008年高峰时期相比下降了近四分之三,创下国际金融危机后最低水平并有继续下行之态势。

与此同时,一些建造支持类船舶市场则实现了逆势上涨,自今年年初以来已成交订单27艘,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近1.5倍。建造支持类船舶主要包括起重船(船型 船厂 买卖)、铺管/铺缆船、水下光缆铺设船等。特别以海底电缆(产品库 求购 供应)铺设和海上平台拆解市场尤为值得关注,成为惨淡市场中的一抹亮色。

A海上平台拆解市场值得关注

在现今的油价水平下,一些正在生产中的边际油田以及油品质量较差的油气区块成为了烫手“山芋”:若继续生产,得不偿失;若报废闲置,则面临着高昂的闲置费用以及标准规范的制约。因此,平台拆解成为目前市场上的一大热点。尤其是在北海、墨西哥湾区域,壳牌、马士基等大型公司也加快了对老旧及闲置平台的拆解速度。相关数据显示,仅北海区域,未来30~40年将有470座平台需要拆解,年均拆解量约为13座。此外,据英国石油天然气管理局(Oil & Gas Authority)的预计,未来30年,英国海工装备拆卸市场价值将达到470亿美元。

欧美国家在该市场具备领先地位。国际知名海洋工程公司Allseas拥有全球最大的海上平台拆解船“Pioneering Spirit”号。该船可一次性完成导管架平台的拆卸工作,有效减少工时和成本,同时满足规范和环保等相关要求。该船于2016年8月完成了首秀——成功拆除YME号自升式平台的上部模块;荷兰达门船厂于2016年8月公布其最新海工船设计,可拆除平台上部模块、导管架以及水下设施,能够完成1600吨以上的固定式平台拆解工作,这一指标能够满足北海一半以上的固定式平台拆解工作。

国内方面,2016年以来已经有2家企业先后进军平台拆解市场。先是招商局重工在8月份联手荷兰船东进军海上平台拆解市场,共同投资10亿欧元(约75亿元人民币)建造2艘大型半潜式起重船;11月,烟台中集来福士(位置 评论 新闻 招聘)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也宣布与山东海洋投资有限公司签署了双船重吊起重系统(TML)项目建造合同,该项目主要用于海上固定式平台的安装和拆解,交付后将于英国北海海域作业。

B海底通讯电缆铺设需求与日俱增

根据MarketResearch.com公布的全球海底光缆市场研究报告(2016~2020),2015年,全球97%以上的数据流量是通过海底光缆系统进行传输的。2016~2020年,全球海底光缆市场年复合增率将达到5.75%。2016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明确指出,要围绕“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统筹规划海底光缆和跨境陆缆等设施,构建通达全球的信息网络。

一方面,面对日益增长的海底电缆铺设需求,现有海底铺缆船队规模难以满足要求。目前,全球共有海底铺缆船53艘,但是从当前及未来的市场趋势来看,现有规模远未达到需求。中东知名海底铺缆服务提供商E-marine在2015年便提出了船队扩张计划,扩大其在中东地区的市场份额。2016年5月E-marine最新的CS Maram号铺缆船投入使用,该船能够承担各种类型的电缆安装和维修工作,该船的成功运营也使得E-marine旗下船队扩大至5艘。

另一方面,我国未能抓住进入装备供应市场的机遇,需要依靠国外的铺缆装备和相关技术进行海底电缆铺设。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为例,为进入全球水下电缆市场,2008年,该公司与全球海事系统公司成立了合资公司——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利用全球海事系统公司在水下电缆的铺设装备与技术进军水下电缆业务,近几年来在国际上大放异彩,接连斩获多个大单。而截至目前,我国还未有相关工程公司或建造企业进入水下电缆铺设领域。

总而言之,石油输出国组织的减产刺激了油价短期内上浮,但长期来看,由于供需问题的根源并没有解决,若想回到2011~2013年的水平仍然需要较长时日。目前,包括中、韩、新在内的主要海洋工程装备制造国家都在积极调整战略,适应新局势下的海洋工程市场。我国也要趁此机会,提前布局,以市场为导向积极进行战略调整,为占领装备技术制高点、稳固市场份额奠定基础。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