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船市观察 > 正文

亚洲造船业在困境中挣扎求存

2016-12-19 10:07:00
来源:国际船舶网 编辑: 国际船舶网 我有话要说

亚洲造船业在困境中挣扎求存

随着全球新船订单量跌至过去20年来的最低水平,亚洲船企正在困境中挣扎求存。为了拯救本国船企,亚洲各国政府一直在不断推出新政策以挽救造船业。此外,还有一些船企正试图扩大业务范围,从传统的商船领域扩张至邮轮等新船型市场。但是,市场何时复苏?在复苏之前漫长的过程该如何面对?因为对于很多船企而言,可能无法坚持到市场复苏到来的那一刻。

中韩造船业面临危机

曾一度强大的韩国造船业目前不得不面对旷日持久的萧条,新船订单量大大减少。根据克拉克森的数据,今年9月,韩国船企接单量仅为3艘,只有去年同期的十六分之一。韩国三大船企也很难从海外接获LNG船等大型船舶订单。

受此影响,韩国政府正试图削减造船业规模。10月17日,韩国财长柳一镐要求船企加快重组。作为回应,11月15日,现代重工(船机库 位置)宣布,将分拆非造船业务,从而减少债务。分析师认为,此举将有助于现代重工度过目前的危机。

三星重工计划到2018年之前裁员30%至40%。目前,三星重工员工总数约14000人。大宇造船也将在2020年之前裁员20%。总体而言,三大船企计划解雇约10000名员工。

与韩国相比,中国造船业的状况并没有太大改善。长三角造船集群正承受造船业衰退的冲击,扬州当地8家大型造船厂中有5家停产,另外3家也在低于产能的情况下运营。今年2月,舜天船舶(股票)进入法院破产管理,至今难以找到买家。

为此,今年10月,中国船舶(股票)工业行业协会会长郭大成呼吁,尽快淘汰僵尸企业,称这些企业继续存在将有害于整个行业。

日本船企探索新对策

为了应对市场状况的不断恶化以及日元增值带来的不利影响,日本主要船企正在探索新对策。2013年,三菱重工(船机库 位置)重启了豪华邮轮建造业务。然而,豪华邮轮订单却给三菱重工带来了巨大损失。今年10月,三菱重工称,豪华邮轮订单损失已经超过了2500亿日元(约合22.5亿美元)。

因此,三菱重工在10月宣布,未来将不再涉足10万吨以上的豪华邮轮建造业务,转向中小型邮轮和客滚船(船型 船厂 买卖)建造。三菱重工正与今治造船、大岛造船和名村造船磋商合作,这3家船企擅长散货船(船型 船厂 买卖)的建造。

今治造船正在日本香川县丸龟市建造一座新的干船坞,投资400亿日元,设计长600米,用于建造400米长的超大型集装箱船(船型 船厂 买卖),这将是日本建造的最大船舶。

川崎重工预计,今年船舶与海工业务将出现130亿日元的亏损。川崎重工正在仔细思索对策,包括终止或重组造船业务,希望在明年3月之前作出决定。与川崎重工类似,石川岛播磨重工在10月24日调低了年收益预期,称LNG船储罐业务出现了160亿日元的成本超支,正在进行业务审查并考虑退出这一领域。

新加坡船企试图发展新业务

专注于海工市场的新加坡船企同样承受打击。今年,吉宝集团和胜科海事的钻井平台(船型 船厂 买卖)建造业务利润继续下跌。

随着全球油价疲软、钻井平台订单枯竭,吉宝集团今年前9个月利润同比下滑42.8%,年初至今吉宝集团海工业务部门已经裁员8000人。胜科海事的业绩表现更为惨淡,今年前9个月利润同比减少49.3%。

胜科海事和吉宝集团都试图发展新的业务。胜科海事在8月收购了挪威船舶设计公司LMG Marine。10月,吉宝集团签署了2艘LNG动力双燃料拖船(船型 船厂 买卖)订单,并与荷兰皇家壳牌建立合资公司以提供LNG供气服务,合作探索其他LNG相关业务机遇。

最早2017年复苏,哪些船企将存活

BIMCO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日本船企接单量相比去年同期下滑了近90%(按CGT计算),韩国船企接单量降幅同样高达84.2%,中国船企接单量降幅为58.5%。

野村证券的分析师对造船业前景抱有信心,认为这一行业已经触底,并将在2017年开始复苏。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船企收益也将随之改善,因为船企之间存在着激烈的竞争。

相比之下,BIMCO的首席航运分析师Peter Sand却并不太乐观,Peter Sand表示,2017年造船业的表现可能更糟他指出,中国船企手持订单的67.9%和日本船企手持订单的58.4%都是集装箱船、散货船或海工装备订单,因而存在着延期交付和撤单风险;延期交付会导致尾款支付推迟,给船企带来另一重打击。

日本瑞穗银行的分析师则更加悲观的认为,造船业到2021年之前都难以复苏,目前造船业的衰退比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更为糟糕。

不过,分析师称,很难预测当需求回升市场复苏时,哪些船企最终能够存活在市场上。

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