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危机严重影响清洁油轮市场

2017-06-08 17:05:22
来源:光汇能源资讯 编辑: 国际船舶网 我有话要说

中东地区持续的外交僵局正在严重干扰清洁油品运输市场,新加坡、迪拜,以及东京等亚洲主要港口的市场人士都反映亚洲各地的公司都不得不缩小在单个港口的装载船型,而船东也很可能要求去卡塔尔装运油品时增加运费。

所有主要的石油产品贸易公司都受到了影响,即便希望能在第一时间解决问题,贸易商们也都在重新制定装船计划,这导致部分船舶空置,或者新租赁其他船型船舶。

作为针对卡塔尔的一系列措施的一部分,断交后,沙特、巴林和阿联酋还强加了对这一邻国港口、航运的相关限制。

让人尤为担忧的是,禁止从阿联酋的富查伊拉(Fujairah) 到卡塔尔的直航,那里聚集着数千艘船装载着燃料。除非这场口舌之战可以及时结束,否则中东多个港口的石脑油、轻油和汽油等部分货物的组合装载将受到严重打击。一位在波斯湾进行石油货运的经纪人说:“他们应该在本周内解决这个问题,中东地区油运市场有着太多的利害关系。”

一个LR油船(船型 船厂 买卖)船东的消息源透露,“由于卡塔尔目前的不确定性,船东将会尽力维持运费或者推高运费,这种潜在的运费增加主要在于当前不能在富查伊拉完成加油,而且你也很难在卡塔尔找到可以运油的船了。”

而中东至北亚是全球石脑油最繁忙的贸易路线,据业内人士估计,年贸易量近4000万公吨。

清洁油轮,雪上加霜

一家位于东京的船租公司专员抱怨,那以及登记在卡塔尔拉斯拉夫港口(RasLaffan)载油的LR油轮,以及在沙特,科威特或阿联酋的一、两个港口的,现在不得不分拆为单向港口装载油料。“因此,这里暂时不需要LR2油轮,而改用LR1和MR油轮,直到这个争端得到解决。”

LR2油轮、LR1油轮和MR油轮通常的载油量可至9万公吨,6.5万公吨和4万公吨。

一个石脑油贸易主要供应商有一艘LR2型油轮将在6月17去科威特至卡塔尔载油,但现在计划在科威特之前改用单艘LR1油轮。尽管科威特并未参与此次外交纠纷,但航运和贸易公司都不想冒险卷入加油等物流问题。

这一危机引发的需求下降将会对LR2油轮运费造成进一步压力,因为它们本来就已经非常低迷了,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挣扎,尽管重要航线波斯湾至日本有超过20个世界级的港口正在进行大力度的LR2油轮租费促销,然而这种差价仍不足以让租家改用LR2油轮来装载LR1油轮的货物。

根据Platts数据,这条路线上运输7.5万公吨和5.5万公吨油料的成本分别为13.23美元/公吨和16.73美元/公吨。MR油轮的成本为19.32美元/公吨。

卡塔尔可使用的油船也有望下降。阿联酋GulfEnergy Maritime的油船不太可能再驶往卡塔尔。该公司拥有约有8艘LR1油轮和2艘LR2油轮,其股东包括阿联酋国家石油公司和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而船东们普遍认为,“其他公司必将要求从卡塔尔装载时涨价。”

另一位租家则认为,这还将影响到新造船市场的整体供需。此外,到欧洲的轻油/到亚洲的石脑油运输需求均将下降。

石油巨头们,如Vitol,Shell和Glencore都拥有它们自己的航运武器——可以运作自己的船队,以及调整租赁船从数周到数年的时间范围。由于这些船只中有许多现在不得不选择在卡塔尔港口或中东其他港口间续航,这些公司必需在短时间内忙着新的航运计划、分拆运输,甚至从现货市场上找船。

寻找替选港口进行时

预计卡塔尔的单向港口装载仍将继续,船油交易商需要做充分的安排。消息人士说,壳牌已将6月20日在卡塔尔装载的液化天然气液化做了卸货的备选方案,可以选择在新加坡或英国大陆卸货。

此外,还可以选择比邻的安曼港口Sohar,就是运费会贵了一点。而船代方也必须注意: 由于已经不能在迪拜处理往返富查伊拉船舶的事宜了,所以船员变更也必须进行调整。

对于向东航线的油船来说,装载船油最便宜的选择是新加坡。但是,新加坡的海事专员表示,一般来说西行航线的船舶会在阿曼加油。他补充说,船油将在Fujairah囤积,从而拖累价格,而邻近港口和新加坡的运费都会上涨。

根据Platts数据显示,周二,分别在新加坡和富查伊拉交付的380CST船用油的估值为299.5美元/公吨和302.0美元/公吨。而科威特的相应价格也为302.0美元/吨。

此外,根据富查伊拉能源数据委员会的信息显示,截至5月29日,富查伊拉的重质馏分油和残渣油库存量为1088万桶,较前周激增了11%。

扫一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