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船舶金融 > 正文

欧洲航运银行自救:且行且艰

2017-12-09 08:20:00
来源:航运交易公报 编辑: 国际船舶网 我有话要说

躺着赚钱的行业,也有一地鸡毛时。欧洲银行业正是如此惨状。7月,英国《银行家》杂志发布《2016年全球1000家银行排行榜》。从资本实力和盈利能力来看,欧洲银行业在全球的地位不复从前——在2014年的排名中,欧元区银行业的一级资本规模位居全球首位;2015年和2016年,中国和美国银行的一级资本规模已经超越欧洲银行,2016年排名前十位的欧洲银行仅一家。

《银行家》杂志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1000家银行的利润总额已接近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水平。2006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欧洲银行占全球1000家银行总利润的46%、总资产的58%。如今,它们仍占有43%的资产;但受制于经营环境艰难,资产质量恶化,需要计提大量拨备,消耗了大量资本,欧洲银行的利润在1000家银行中占比仅为1.58%。

《银行家》杂志每年7月发布全球银行1000强榜单,是当今国际最主流、权威的全球银行业排名之一。排名主要考虑巴塞尔协议中规定的银行核心资本实力,通过衡量银行资本充足状况反映银行利润增长和抗风险能力。

欧洲银行面临的“悲惨世界”被认作是航运业周期性低迷的“过错”。在航运融资领域,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欧洲的市场份额曾高达85%。有数据显示,2008年以前,全球航运资产规模位列前20的银行无一例外全在欧洲。但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欧洲大型银行便着手进行业务调整,持续收缩和抛售航运贷款,修复资产负债表,并强化融资安排。然而,纵观自我救赎的这两年,欧洲航运银行的前路仍是且行且艰。

航运不良资产暴露

欧洲银行体系的高风险、脆弱性在这两年全面暴露出来,市场低迷航运新业务无以为继,遗留的不良资产又待处理,加之银行业监管更加严苛,导致德国北方银行、德意志银行、德国商业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法国兴业银行等航运资产排名靠前的银行,持续收缩和整体出售此前的航运贷款组合。

造船和航运业务最早在欧洲聚集,一定程度上使欧洲银行过度依赖航运业。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前,基于造船的航运贷款是一项稳定的投资,该部分贷款大多作为长期信贷模式存在。正是这种“聚划算”的融资致航运资产持续扩张至过剩并大幅贬值。尽管欧洲航运银行已经采取积极的抛售措施,但航运不良的资产暴露仍居高不下。

截至9月底,德国北方银行在专门处理坏账资产的非核心银行中,不良资产仍有82亿欧元,不良资产率为11.7%(去年年底为17.5%)。其中,航运不良资产达到51亿欧元;一级资本充足率(CET1)仍在19.2%的超高水平。

根据巴塞尔协议Ⅲ规定,至2015年1月,全球各商业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限将从4%上调至6%,由普通股构成的核心一级资本占银行风险资产的下限将从2%提高至4.5%。

德国北方银行在2009年获得政府救援,救助款高达30亿欧元现金和100亿欧元的担保。但救助条件是,德国北方银行须在明年2月底之前私有化。今年3月,德国北方银行称收到超10家潜在买家的购买意向,目前来看包括瑟伯罗斯、阿波罗和龙星基金在内的5家私募基金兴趣颇大。私募基金向来习惯在特殊时期收购不良资产,在此前,私募基金便已开始大手笔收购船舶资产,德国北方银行整个银行资产会否被顺势拿下且拭目以待。

存量资产积极抛售

航运业陷入低潮,加之中日韩等亚洲国家成为全球主要的船东投资国和造船国,传统的欧洲航运银行在遭受重创之后纷纷抛售其“存量”不良资产,并收缩整体航运资产。Marine Money资料显示,在全球主要的30家航运金融机构中,对航运融资业务净收缩的有17家,其中欧洲银行占据15家。

前9月,德国北方银行收缩不良航运资产41亿欧元,预计在未来三个月,德国北方银行的航运不良资产将降至52亿欧元,集团不良资产率不高于10%;到明年年底,航运不良资产降至28亿欧元,集团不良资产率不高于7%。其三季报显示,德国北方银行税前利润8.86亿欧元,同比增长11%。但航运板块税前盈利700万欧元,并不及去年同期的8700万欧元。

德国最大银行——德意志银行也急于脱手不良的航运资产。据路透消息,德意志银行正在考虑将至少2.5亿美元的不良航运贷款分离出来,打包出售。去年,德意志银行也被披露考虑出售至少10亿美元的航运贷款,以减轻在航运业的风险敞口。面对居高不下的不良资产,德意志银行抛出重组战略,目前已成功获得中国海航集团、美国最大私募基金瑟伯罗斯的帮助。

在德国商业银行,不良的航运资产被视作ACR(资产和资本回收)项目处理。前9月,德国商业银行的不良航运信贷组合减少15亿欧元至33亿欧元,该银行希望在年底前进一步降至30亿欧元。在同一时期,其贷款损失准备减至2.77亿欧元(去年同期为2.92亿欧元),德国商业银行三季报显示,以上几乎所有均为针对船舶融资。目前德国商业银行的经营已有所好转,前9月,营业利润同比增长7.7%至11.44亿欧元(去年同期为10.62亿欧元)。

德国交通信贷银行(DVB 银行)依旧被航运和海工市场低迷拖累。DVB银行表示将有选择性地进行上述两个领域的投资,且会大幅度地减少新的业务量。数据显示,上半年,DVB银行税前净亏损为5.063亿欧元,亏损主要源于航运和海工板块的信贷损失,达到4.453亿欧元。具体来看,上半年,航运和海工板块的信贷损失分别为1.784亿欧元和2.348亿欧元。与此同时,其航运和海工新业务量锐减,上半年仅18亿欧元,同比减少10亿欧元。

在关闭航运业务后,苏格兰皇家银行将约4.6亿美元的航运履约贷款组合出售予德国贝伦贝格银行。目前苏格兰皇家银行正在进行重组,希望通过出售航运贷款业务退出航运业,并在连续8年亏损后恢复盈利。此前,苏格兰皇家银行还出售了近6亿美元的希腊航运贷款业务。

在船舶融资领域,银行信贷市场份额第一的地位不会改变,在航运市场短期内显著回暖乏力背景下,处理存量资产仍会是欧洲航运银行的主要任务。但对该些银行而言,尽管遭受了航运业低迷的巨大打击,其并未全面战略收缩,而是关注更细分的市场动态,有选择性地开展增量业务。

如法国兴业银行选择与更加“靠谱”的大型航运企业进行合作,为中远海运集团旗下中远海能的全资子公司中海发展(股票)香港提供借款并进行担保。此外,德国北方银行称仍然会将航运板块视为核心板块之一,上半年,在其核心银行555亿欧元资产中,航运业务占比11%。德国北方银行称,未来将更加谨慎保守地对待新业务,重视多样化和深入的风险控制。前9月,德国北方银行航运信贷新业务达4亿欧元,同比增长118%。截至9月底,其航运资产规模为60亿欧元。其中,集装箱船(船型 船厂 买卖)占比32%;散货船(船型 船厂 买卖)占比29%;油轮占比19%;其它船舶占比16%;航运金融占比4%(见图1)。

与此同时,欧洲航运银行也在“更新换代”,传统航运银行式微的同时,涌现了很多“新玩家”,如荷兰商业银行、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荷兰银行等。有观点指出,由于这些新进入航运融资领域的银行没有历史“包袱”,开展增量业务的规模将超过目前航运资产排名靠前的银行,这意味着在欧洲银行业乃至全球银行业,航运资产规模排名将面临重新“洗牌”。

增量业务面临挑战

一直以来,船舶融资为航运融资的大头,造船的地方便是资本的流向,也因此欧洲银行在拓展增量业务方面突破不大。在传统三大主力船型建造方面,亚洲国家占有绝对的市场份额。与此相匹配的,亚洲航运融资规模迅速扩展。

数据显示,在Smarine公布的“2016年世界主要船舶融资银行排名”中(含租赁企业),中资银行与中资租赁企业旗下的船舶资产共计约680亿美元,约占全球租赁资产的15%。在Smarine发布的“2016年新船融资规模排名”中,中国进出口银行排名第二,交银租赁排名第三,工银租赁排名第五,民生租赁排名第七,招银租赁排名第九。全球前18大新船融资银行中,中国金融机构占据了大半壁江山,共占据10席。

今年,造船市场相较去年已有所回暖。北德意志州立银行造船市场分析显示,今年截至9月底,造船总订单总额已超过160亿美元(去年三大主力船型新订单投资仅112亿美元)。在集装箱船市场,尽管有超大型集装箱船订单,但前9月投资额为2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9亿美元);散货船的投资额略高,为4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加12亿美元;油轮订单则大幅增长,总投资额达到88亿美元(去年同期仅为49亿美元)(见图2)。

对于欧洲银行而言,建造技术更为复杂的豪华邮轮目前仍是其优势融资项目。欧洲造船业虽今非昔比,但拥有先进的邮轮游艇(船型 船厂 买卖)和其他复杂船舶的建造能力和生产设备,同时在高端海洋工程装备制造和设计方面仍然占据垄断地位。全球豪华邮轮订单主要集中在德国、意大利等欧洲船企手中,该领域的欧洲资本是主力。然而中国已是踌躇满志,在国产邮轮建造市场持续发力,与此配套的邮轮建造基金也已落定。

显然,这些传统的欧洲航运银行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投资考验,整个行业都在翘首以待,航运投资的创新性突破会在哪里。资本向来被视为行业发展的导向,在过去的航运金融发展中,银行业探索出了远期运费协议、利率掉期和燃油套期保值等对冲工具和航运衍生产品;在船舶坏账危机中,也出现了林林总总的资产证券化产品。欧洲航运银行的自救或可为传统银行的未来找寻出路。

扫一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