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船舷内外 > 正文

消失的船舶: 朝鲜如何逃避美国制裁?

2018-12-11 15:20:28
来源:海事服务网 编辑: 国际船舶网 我有话要说

过去两年里,朝鲜受到美国和联合国史上最严厉的经济制裁,就在今年年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再开杀戒,宣布将对朝鲜实施“史上最重”制裁——针对56个涉朝实体和个人实施制裁,以切断朝鲜核项目的资金源。制裁对象包括27家船运和贸易公司、28艘船只、1名个人。此次制裁对象大部分是朝鲜的船只或公司,而受制裁国际实体中有多艘船只和多家航运贸易公司来自香港或台湾,其余来自巴拿马、印尼、新加坡等国家。

制裁名单中,出身于1957年的台湾人张永源是这波名单中唯一遭到制裁的个人。美国财政部指出,张永源涉非法出口煤矿外,还试图帮朝鲜与俄罗斯公司进行原油交易,交易额高达100万美元(约新台币3000万元)。

完整版名单如下(音译):

16家船运公司

Chonmyong航运有限公司

Hapjanggang航运

Achim Shipping Co

安山船运公司

Unpha Shipping&Trading

Myongdok航运公司

三星航运

Samma Shpg Co

Yujong航运有限公司

派克马航运公司

第一石油合资公司

Phyongchon航运及海运公司

Pochon航运与管理

松原货运及管理公司

同兴船务贸易公司

Myohyang Shipping Co

11家贸易公司

5家在中国香港注册,2家在中国台湾,1家在巴拿马,1家在新加坡。

环球航运

上海东风船务有限公司

利百船务

长安航运科技

香港鸿祥海运

申中国际航运有限公司

华信船务

裕通能源有限公司(新加坡)

M.T. Koti公司(巴拿马)

Pro-Gain Group Corporation(中国台湾)

Kingly Won International Co.,Ltd.(中国台湾和马绍尔群岛)

28艘船只

制裁名单内有28艘船,大部分在朝鲜注册。

华富,巴拿马旗

ORIENTAL TREASURE

亚洲桥梁1

东风6号,坦桑尼亚标志

HAO FAN 2

HAO FAN 6

XIN GUANG HAI

KOTI,巴拿马国旗

YUK TUNG

油轮CHON MYONG 1

原油油轮NAM SAN 8和普通货轮HAP JANG GANG 6

产品油轮CHAN MA SAN

化学品船ANSAN 1

产品罐车KUM GANG 3

产品油轮YU YUONG 5

原油油轮SAM JONG 1及其化学品/油品罐车SAM JONG 2

油品罐车SAM MA 2

油品罐车YU JONG 2

石油产品油轮PAEK MA

加油罐车JI SONG 6及其杂货船JI SONG 8和WOORY STAR

产品油轮PO CHON

产品加油机SONG WON

油品罐车TONG HUNG 5

产品油轮YU SON

1名个人,台商张永源

但朝鲜船舶依然往返于朝鲜港口,成功利用航运维系着石油进口和煤炭出口等交易。朝鲜究竟靠着哪些手段逃避了制裁?虚假信号、伪造文件、非法旗帜、船对船转运……朝鲜及关联交易商在众多船主和幌子公司的支援下得以掩盖船只的真实身份和行踪。

这其中涉及一系列不断变化的“把戏”,试图掩盖船舶与平壤的联系。船员使用伪造的海关载货清单,并在船体用油漆标写虚假的船名。在航行途中,他们关闭追踪设备,使船舶难以被跟踪定位,他们还操纵信号,传递假的身份信息。一些人成功地让货船在跟踪监视器上显示为其他国家的船只。

对联合国机密文件的查阅和对美国官员的采访显示,有数十艘船舶和相关公司被国际权威机构认定为与朝鲜非法贸易有关。透过这些船只的动向及其所有权的变化,可以看出朝鲜用来维持自身航运和经济的手段越来越多。

韩国去年扣押了一艘名为“Lighthouse Winmore”(注:该船为香港公司所有,当时该船被台湾公司租用)的悬挂香港旗帜的船舶,因怀疑其违反禁止向朝鲜出口原油的联合国制裁规定。

但根据联合国安理会一位调查此事的外交官的说法,今年1月到8月中旬,20多艘油轮至少向朝鲜港口运送了148批成品油,当中涉及外海的船对船转运,这已经成了平壤用来掩盖非法贸易的关键手段。

专家们说,船只注册是很容易捣鬼的领域。在外国非法注册船只的情况并不鲜见,原因包括节约成本和简化程序。但联合国旗下负责海事问题的监管机构国际海事组织(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简称IMO)以及总部位于伦敦的帮助更新IMO全球船只记录的数据提供商IHS Markit,对各国注册机构的监督颇为有限,而且几乎没有什么工具可以检测弄虚作假行为。

据C4ADS提供的一份分析报告,这些船只有三分之一与朝鲜的贸易存在可以确认的关联。C4ADS是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研究机构,利用数据追踪与朝鲜有关的航运活动。

朝鲜之所以能保持其海上高速公路畅通无阻,根源在于几十年来的非法贸易活动。专家称,这些非法贸易活动让平壤学会了如何让船只在制裁大幅收紧后仍能通行于海上。

直到过去几年,朝鲜在与外部世界的贸易中还享有相当大的自由,前提是不涉及被制裁的商品。据韩国央行估计,2016年朝鲜合法出口煤炭、海鲜和其他商品超过28亿美元,同时还进口了石油。

调查人员说,在2013年一艘装载武器、从古巴驶往朝鲜的船只被截获后,平壤方面加快了将船只从朝鲜公司向外国注册公司转移的速度。瞒天过海的做法包括成立幌子公司运营单条船只,如果这些公司被发现,损失也有限。

随着制裁在去年进一步升级,与朝鲜有关联的船只关闭雷达收发器的情况也越来越常见,而且经常是永久关闭。国际海事指南允许船长为躲避海盗而关闭位置传输设备,但一旦危险过去就应该打开这些设备。

C4ADS基于海上风险分析公司Windward的平台所做的分析似乎也反映出这种趋势。朝鲜船队的信号发送量大幅下降,最近几个月来,在将近170艘朝鲜船只中,只有不到12艘船在发送信号,低于2015年的每月约100艘。

为了转运货物,朝鲜在远离港口监视的海域采取了船对船操作。当涉及石油等可以通过软管传输的货物时,这一操作相对容易。但如果是煤炭等需要在颠簸的海面上用起重机搬运的大宗商品,这种操作就很危险。这两种做法今年都被调查人员发现过。

联合国监督朝鲜制裁合规小组的专家Neil Watts称:“制裁是为了提高成本,使非法转运维持不下去。但这种情况并未发生。”这个小组直到今年早些时候还在监督朝鲜遵守制裁的情况。

参与其中的大多数油轮都关闭了雷达收发器,这个装置会向其他船只和海岸部门发送船舶位置。数据显示,一些油轮在今年夏天的某些月份曾三次抵达朝鲜。如果这些油轮是满载状态,朝鲜的石油进口量将达到联合国规定的每年50万桶进口配额上限的五倍。

联合国和其他有关部门正在调查涉及朝鲜相关燃料海上转运的至少40艘船和130家公司,这些船只和公司的注册地包括台湾和多哥等许多地方。这些船只和其他几十艘货船涉嫌近200宗成品油和煤炭的非法运输。参与监控朝鲜的官员说,他们不知道自己漏掉了多少事件。知情官员表示,今年以来朝鲜汽油价格相对稳定,可能正是得益于船对船的燃料转运。

通过一艘与朝鲜有联系的货船的活动可以看出这些欺骗手段是如何运作的。就像一个人有国籍和护照一样,一艘船也必须在具体的国家注册,并且航行时要挂上相应国家的国旗。最初,这艘船在坦桑尼亚半自治岛屿桑给巴尔注册,当地为海外船只提供有偿的“方便旗”服务,这种操作虽然合法,但广受指责。

但随着桑给巴尔注册船只数量激增,坦桑尼亚海事部门开始担心一些船舶可能与朝鲜有关,因此当地监管机构将45艘船只从他们的注册表上删除,其中就包括这艘船。之后这艘船更名为Hua Fu(注:同名船多,勿对号入座),开始挂斐济国旗航行。根据对相关国家文件的分析,坦桑尼亚此次删除的另外五艘船的船东与上述船只类似,而且也开始悬挂斐济国旗。

但这个太平洋岛国表示,Hua Fu没有在当地注册。斐济不提供方便旗服务,也没有国内船只驶出境外,除非是到巴布亚新几内亚或新西兰维修。

这艘货船为JANGAN CO所有,据公司资料、航行数据和详细的注册信息显示,两年间,这艘货船曾挂过四个不同国家的国旗,通过据称是虚假的书面文件和伪造的沿途到港停靠信息运送了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朝鲜煤炭。

根据船舶追踪机构的记录,当斐济在2017年产生怀疑并开始提醒其他国家注意可能存在的船只注册造假情况时,Hua Fu曾短暂在朝鲜注册,不过在海上通讯时仍发送信号声称自己悬挂的是斐济国旗。两个月后,这艘船的注册地变成了巴拿马。

斐济头一次听说有船只未经授权悬挂其国旗,是在新加坡警告斐济海事部门存在这样一艘船的时候。其他港口随后也传来类似消息。

斐济海事部门时任负责人在2017年9月致信各国,就这一“反复出现的问题”发出警告。信中点了91艘船只的名,认为这些悬挂该国国旗的船只使用了伪造的文书。斐济提出关切后,包括Hua Fu在内的一些船只在多哥、巴拿马等其他国家重新注册,并继续航行。

联合国2018年报告中公布的船只追踪详情

显示,Hua Fu曾多次装运朝鲜煤炭。对朝鲜政府来说,煤炭是一种利润丰厚的出口商品。在联合国全面禁止朝鲜煤炭出口的决议于去年生效后,Hua Fu在中国海岸线徘徊了两周,调查人员称,这是为了让这艘船看起来像是停靠了一个中国港口。一位知情官员说,通讯记录显示这艘船吃水深度增加。船上人员操纵了这些数据,制造船已装货的假象。

之后,船员将这艘船的雷达收发机关闭了五天,并航行至朝鲜的南蒲港装载煤炭,情报官员通过卫星图像观察到了这种转运操作。随后,这艘船间断性地开启位置追踪装置并航行至越南,在越南交付了这批价值80万美元的货物。该船的文件称这些煤炭来自中国。

据知情人士称,Hua Fu第二次试图将煤炭运至越南时,越南官方提前收到了消息并拒绝其进港。根据送交联合国的情报,Hua Fu后来改变了策略,在朝鲜罗津港将煤炭装船后在海上转运到另一艘货船上。

联合国今年3月将Hua Fu列入黑名单,意味着Hua Fu不能再悬挂任何国家的旗帜,并被禁止进入全球任何一个港口。之后不久,该船在香港注册的船东公司解散。

目前,已有包括美国、澳大利亚和日本在内的五个国家派遣海上巡逻机在亚洲海域侦察涉及朝鲜的货物运输情况。这些巡逻机将可疑的转运或移动拍摄下来,然后将照片传送给情报机构,以确定是否发生了违反制裁的情况。

但这些船舶活动的区域广袤而又繁忙,覆盖70万英里。飞机从空中飞过时,很难区分哪些船从事的是非法贸易,哪些是合法贸易。军方官员称,对于飞机可以飞到距离船只多近的地方,能做什么,在法律上是有限制的,不能妨碍正常活动。澳大利亚的联合行动负责人、空军中将Mel Hupfeld说:“这是大海捞针。”

这张摄于去年的照片中,船舶正在朝鲜南浦港口装载煤炭。

今年2月,美国将一艘朝鲜油轮Chon Ma San列入黑名单,称此船经常进行船对船燃料转运。这艘油轮去年6月关闭了追踪设备。据上述联合国小组的报告,船员在船体上涂上了新的船名和识别号码,其中的数字3被改成了8。

在美国宣布对Chon Ma San油轮实施制裁一天后,一架日本军用飞机午夜在东中国海(East China Sea)上空拍到了Chon Ma San油轮的照片,照片显示,当时这艘油轮显然正从另一艘名为Xin Yuan 18的油轮接收燃料,后者悬挂着一面马尔代夫旗帜。那艘油轮两周前从台湾一个码头驶离,很快便关闭了追踪设备。

Xin Yuan 18(上);Chon Ma San(下)

Chon Ma San油轮归一家平壤公司所有。有资料显示,从去年12月到今年7月,这艘油轮至少向朝鲜运送了九次成品油。

马尔代夫运输管理局(Maldives Transport Authority)表示,Xin Yuan 18油轮从未在马尔代夫登记过,对于并非马尔代夫公民或企业所有的船只,马尔代夫概不承认。

据调查,Xin Yuan 18源自靠近新西兰的南太平洋岛国纽埃,属于一家名为Uni-Freight Logistics Co Ltd.的台湾公司。

《华尔街日报》见到的法庭文件和一份马尔代夫情报报告称,一个名叫Abdulla Fahumee的马尔代夫公民被指伪造了一份证明,这张假证明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IHS Markit,随后被纳入到IMO全球数据库,使Xin Yuan 18油轮看起来像是在马尔代夫运输管理局登记过。这份文件是从一个声称属于马尔代夫运输管理局的Gmail账户发出的,文件上Fahumee的头衔是“副登记人”。

马尔代夫运输管理局局长助理Hussain Nazeer称,在Xin Yuan 18的非法活动被报道前,该部门没有听说过这艘船。他说,Fahumee从来都不是副登记人。他表示,任何人都可以打印一份证书并制作一个图章,这完全是欺诈。

Fahumee面临从事与违反制裁朝鲜决议有关的恐怖主义活动的指控,目前取保候审。他在马尔代夫首都马累接受采访时否认存在不当行为,声称他是被诬陷的。

一艘船在登记后会获得新呼号,即一串独有的字母数字代码,而Xin Yuan 18油轮的新呼号实际上属于Fahumee的兄弟在马尔代夫某偏远岛屿上的一艘渔船。Fahumee的兄弟在电话采访中说,他不知道这串代码的用途。

除了需要注册登记,船只还必须接受相关国家认可的组织进行的安全检查。Xin Yuan 18的安全证书来自太平洋国际船级社(Pacific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Society)。这家船级社位于新加坡,在2017年3月成立,短短几个月后,Xin Yuan 18与朝鲜有关的活动就开始了。

从新加坡公司注册机构获得的文件显示,在这家船级社拥有大多数股权的Wong Qian Liang是Fahume的商业伙伴。两人共同拥有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运输公司。

Wong没有对电话和短信做出回应。这家船级社的共同所有者Lai Soon Yeow的名字出现在这艘船的安全证书上,他表示,这家船级社没有发放此类文件的权力,与马尔代夫也没有任何交易。Lai表示,他不认识Fahumee。他说,这张证书“肯定是假的”。

IHS Markit分析师Mark Krzyzak称,并没有一份书面目录记载着哪些国家提供方便旗服务。他说,如果数据的真实性存在疑点,他们会尽一切努力去核实。

为你推荐

BIMCO连续推出两个2020年燃油含硫量条款

BIMCO连续推出两个2020年燃油含硫量条款

BIMCO近期连续发布两条关于船用燃油含硫量的条款,分别是BIMCO 2020期租船用燃油含硫量条款和BIMCO 2020期租燃油过渡条款。其中,2020船用燃油含硫量条款...
2018-12-13 08:45:46

舟山跻身全球船用燃料油加注区域第一梯队

舟山跻身全球船用燃料油加注区域第一梯队

舟山港综合保税区消息,据海关数据统计,今年1-11月份舟山口岸船用燃料油供应量达328 14万吨,同比增长108 76%。外锚地供油量达59 46万吨,同比增长91 4...
2018-12-13 08:40:39

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第一大LNG出口国

澳大利亚成为世界上第一大LNG出口国

据路透社援引Refinitiv Eikon数据显示,11月份,澳大利亚首次超越卡塔尔成为世界上最大的LNG出口国。...
2018-12-12 17:19:53

方向路径各异,智能船研制谁将快人一步?

方向路径各异,智能船研制谁将快人一步?

近日,我国智能船舶领域的消息颇为引人注目。先是11月28日,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所属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建造的全球首艘40万吨级智能超大型矿砂船(VLOC)“明...
2018-12-11 08:44:20

专家:从ABC技术角度谈船舶智能化发展方向

专家:从ABC技术角度谈船舶智能化发展方向

11月28日,全球首艘40万吨智能超大型矿砂船(VLOC)“明远”号在上海正式交付船东招商局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使业内再度刮起一阵有关智能船舶的讨论风潮。...
2018-12-07 08:50:31

习近平参观巴拿马运河新船闸

习近平参观巴拿马运河新船闸

当地时间12月3日,国家主席